【知营】Patent Troll:恶魔 or 精灵?

优智博编辑部 发布于 2014/12/10 | 2738 读 | 0 赞 | 0 评 |
导读: Patent Troll到底是恶魔还是精灵?智财黑马在五年前的今天就发表过博客文章《Patent Troll的故事》,介绍过Patent Troll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五年过去了,今个且看任冷风吹君的进一步解读。

014年4月25日,就在第14个世界知识产权日的前一天,中国第一支专注于专利运营和技术转移的基金——“睿创专利运营基金”在中关村宣告诞生。据称该基金除了接受政府的引导性资金之外,小米、金山、TCL等企业也参与投资。该基金将由“具有国际知识产权运营经验” 的智谷公司来管理,预计募集金额将达到3亿元。而就在此前的4月11日,中国的TD产业联盟(TDIA)宣布成立中国首个移动技术专利公司。据称,TD产业联盟将联合TD产业链上下游核心企业,以市场化运作机制推动移动技术专利合作,降低4G准入门槛,加速TD-LTE商用发展步伐。

看起来好像专利运营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春天是越来越近啦。既然谈到专利运营,就不得不提到大(chou)名(ming)鼎(zhao)鼎(zhu)、让人又爱又恨、欲罢不能的Patent Troll。今天任冷风吹君就不揣浅薄,为各位八一八Patent Troll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Patent Troll,顾名思义,一定是一种Troll啦。那么到底什么是Troll呢?其实在前一阵子红遍全球,成为史上动画片票房收入最高的迪斯尼公司鸿篇巨制的动画片《冰雪奇缘》里,就有Troll的身影出现:



这些瞪着大眼睛,还会咧着嘴卖萌的可爱精灵就是Troll啦。不过,Patent Troll的形象可就没有这么讨人喜欢了。例如,在Application DevelopersAlliance(应用程序开发者联盟)的宣传画中,Patent Troll被描绘成一个一手提着装有专利证书的邪恶包裹,一手倒提着惊恐的软件开发者踯躅前行的冷酷恶魔。



形象如此恐怖、令人谈Troll色变的Patent Troll到底是什么呢?目前并没有一个非常权威的定义,不过作为当今专利这个圈儿内的热门话题,其实大家都应该不陌生。一般来说,“Patent TTroll”被用来指称那些本身并不制造专利产品或者提供专利服务,通过从其他公司或个人来购买专利来有目的地起诉其他公司(多为大型企业)的产品侵犯其专利权,以索要高额赔偿来牟利的专利运营公司。

虽然目前在中国Patent Troll的活动并不多见,但是Patent Troll也早已在中国名气十足,就连Patent Troll的中文名称都多达10种以上,比较流行的有例如:专利蟑螂、专利流氓、专利地痞、专利钓饵、专利渔翁、专利恶魔、专利海盗、专利寄生虫、专利投机者等等,每个名称都毫不例外地表达了对Patent Troll非常反感、鄙视的态度。不过有趣的是,也有一个罕见的没有感情色彩的翻译:专利楚奥,但是也正因为这个译名没有感情,不够吸引眼球,所以没有流行起来。

那么,Patent Troll这个称谓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谷哥、度娘和维基告诉我们,Troll 是来自北欧斯堪地纳维亚传说中的一种丑陋、多毛的超自然生物,有时是巨型怪兽,有时是矮小精灵(例如《冰雪奇缘》中的地精)。

Troll通常居住在山洞、地洞或者桥底下这类阴冷潮湿、不为人知的地方。住在桥底下的Troll有一个职业,就是有时候会吃掉路过的小盆友或者小动物,有时候会变成“要想过此桥,留下买路财”的桥霸,而这也是美国的小盆友们在幼儿园最喜欢扮演的童话角色之一。

在挪威据说至今仍有很多人相信Troll的存在,如果什么东西一时找不到了,挪威人就会说:“哎呀,这一定又是Troll的恶作剧!”如果你有机会去挪威旅游的话就会发现,各种Troll的玩偶是挪威非常有人气的纪念品。

为什么要把那些不通过生产产品来正经赚钱,而通过收购专利来起诉大肥羊公司索要高额赔偿来获利的专利运营公司称为PatentTroll呢?Patent Troll这个词最早出现于1993年3月29日出版的《福布斯》的一篇介绍Intel的专利诉讼的文章“When Intel Doesn't Sue”。不过这篇文章中的Patent Troll指的是日本企业,和现在的含义并不相同。

一般认为,具有现在通用含义的Patent Troll,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由当时的Intel的副总裁兼法律顾问的PeterDetkin首先开始使用并从此在业界流行开来的。不过关于Patent Troll的详细起源主要有两个版本。

版本1:

Intel从上个世纪的90年代末开始,不断遭到了类似于“Patent Troll”的公司的专利诉讼,不胜其烦。作为法律顾问的Peter Detkin一开始使用“patent extortionist”(专利勒索者)这样带有强烈贬义的名称来称呼这一类公司,但是这个词太过强烈,可能会被认为是侮辱诽谤而遭到起诉,所以Peter Detkin不得不换一种说法,这让他伤透了脑筋。

话说有一天他坐在办公室里,正在为此唉声叹气、绞尽脑汁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办公桌上放着的一个Troll的玩偶。原来他的女儿非常喜欢挪威童话《The Three Billy GoatsGruff》(山羊格鲁夫三兄弟),在去挪威旅游的时候买了这个童话故事的玩偶送给爸爸作为礼物。《山羊格鲁夫三兄弟》这个童话讲述了山羊三兄弟和一只住在桥下,总是要威胁吃掉过桥小动物的Troll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Peter Detkin突然灵机一动,那些公司的行为难道和Troll不是很像嘛!于是他一拍脑门(也许是大腿),向世界宣布:“Eureka!我找到啦!”


(2003年圣诞节美国白宫里用来装饰的《山羊格鲁夫三兄弟》的玩偶)


版本2:

这个版本依然和Intel有关,不过主角换成了Anne Gundelfinger(或者她的丈夫)。Anne也在Intel工作,和Peter Detkin是同事。背景和上一个版本相同,为了找到一个不那么有攻击性的名称,Peter Detkin在Intel的法律部内发起了一个起名字竞赛,获胜者的奖品将会是公司旁边一家餐厅的午餐券。

1999年春天的一天,Anne和她丈夫Mark Davis 开车路过华盛顿州的奥林匹克半岛,他们在车里还在议论如何才能赢得Peter Detkin的午餐券。据说Anne的丈夫Mark 首先想到了Troll这个词。他的理由是:Troll自己并不建造桥梁,然而却依靠桥梁向通过的每一个路人来收费来,这不是和那些不申请专利,却通过运营专利来收费的公司很像吗?他的主意立刻得到了Anne的赞同,之后Anne将这个词提交给了Peter Detkin,Peter也认为非常好,决定正式采用。不用说,Anne成功获得了午餐券的奖励(由此可见对员工的奖励,哪怕就是一顿午餐也是多么的重要)。


(在桥边向行人收费的Troll大爷)

(来自:www.ipbrief.net)

因为Peter Detkin和Anne Gundelfinger当初并未将“Patent Troll”这个词拿去申请“专利”,所以我们不知道哪个版本更加真实。不过无论怎样,PatentTroll这一名称的发扬光大要归功于Peter Detkin的使用和推广确是不争的事实。不过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就在Patent Troll这个名称大获成功,Patent Troll恶名远扬的时候,Peter Detkin却离开Intel,跑去参与创建了被认为是最大最活跃最受争议的Patent Troll之一的Intellectual Ventures(高智)。


Patent Troll “之父”:Peter Detkin

(照片来自IntellectualVentures)


NPE“恶人榜”

(出自https://www.patentfreedom.com)


Peter Detkin使用Patent Troll这个名称的原因是觉得Patent Troll要比Patent Extortionist(专利勒索者),Patent Terrorist(专利恐怖分子)更加温和中性一些。但是经过此后10余年的实践和争论,人们还是觉得Patent Troll仍然太过负面和贬义,尤其是很多知名的大公司也纷纷开始组建它们自己的专利运营公司,所以业界逐渐开始以NPE(Non-Practicing Entities,专利非实施主体)或者PAE(Patent Assertion Entities,专利主张实体)这样比较中性的名称来代替Patent Troll。这一名称的改变实际上直接反映出业界对NPE这种公司形态的态度转变:Patent Troll,或许并没有那么可怕。


(至于为什么是爱情专家,请观看《冰雪奇缘》)


其实,专利权作为一种受到法律保护的私权利,如果它真有价值,那么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之下出现利用有价值的专利权来获利的公司几乎是无法避免的。特别是很多跨国公司(例如IBM,惠普)和知名大学(例如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也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来运营他们的专利,通过许可费来直接获利。这就使得NPE和传统形态的公司之间的界线逐渐开始变得模糊,制定专门打击NPE而不伤害传统研发型公司和大学的政策将变得困难。

事实上,NPE从出现开始就一直遭到制造型企业,学术界甚至政府的各种批判与打压,但是现在对NPE表示中立和赞成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反对NPE的一方认为NPE的大量专利诉讼给被告企业和被授权方带来了巨大损失,原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Jon Leibowitz表示,仅在2011年该损失就超过了290亿美元,而NPE的获利中真正回流到创新的部份不超过25%,因此NPE的诉讼妨碍了企业的创新。

但是NPE的支持者们认为即便如此创新者仍然可以通过NPE获得25%的回报,有总比没有好,如果没有NPE的专利运营,创新者获得的回报可能会更少。况且NPE的出现也是市场化分工的结果。既然有专门为企业撰写专利来赢利的专利事务所,为什么就不能有通过运营企业的专利来获利的NPE呢?更重要的是,NPE的专利运营其实是通过市场化手段来引导创新投入,大大推动了技术转让,提升了专利的价值,促进了技术交易市场的繁荣发展。曾任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首席大法官,审理过数百件专利诉讼的的Paul R. Michel就表示,“NPE的问题其实被严重夸大了”,“NPE购买专利的行为提升了专利的价值,发明人也可以从专利交易市场的繁荣发展中获得回报,这又什么不好呢?专利制度存在的意义就是要给发明人回报”。

今天大量的NPE专利诉讼都发生在专利交易非常活跃,专利价值排名全球第一的美国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NPE对专利交易促进的作用。根据IPOfferings LLC发布的2013年专利价值商数(The Patent Value Quotient )报告,2013年美国专利交易平均价格前三位的技术领域为:无线技术、4G移动通信和电子商务,远高于其他技术领域。而这三个技术领域这也正是NPE的活动最为集中的领域。


2013年美国各技术领域专利交易价格平均值情况

(出自中国技术交易所http://blog.sina.com.cn/s/blog_8cabc8390101hn3k.html)


反对NPE的人们喜欢引用的一个证据的是:美国的立法机构已经开始立法来打击NPE的诉讼行为了。被认为是反NPE的创新法案(Innovation Act)于2013年12月5日通过美国众议院的表决,进入参议院审理。然而就在参议院,反NPE的法案却遭到了企业界的强大反对,表决被迫推迟。

特别是在2014年4月3日,据说遭到NPE专利诉讼最多的“苦主”苹果公司居然也扯了反旗,和微软、杜邦、福特、通用电气、IBM、辉瑞制药等七家商业巨头正式成立了一个名为美国创新合作伙伴关系组织(Partnershipfor American Innovation,PAI)的游说团体,由曾任IBM法律和知识产权顾问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局长David Kappos担任带头大哥,要求国会加强专利保护,杯葛(boycott)反NPE法案的通过。其实名列NPE“恶人榜”第5位的Rockstar正是苹果、黑莓、爱立信、微软和索尼这些公司一起设立的。

PAI 的队伍虽然才刚刚成立,但是他们的努力已经初现成效。2014年5月21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PatrickLeahy正式宣布他将把反NPE的改革法案从参议院的议事日程中拿掉,他在声明中指出:“在如何既能对付Patent Troll而又不伤害那些需要保护发明的企业和大学这个问题上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有很多担忧认为,众议院通过的法案超过了解决Patent Troll问题的界限,而且会导致对雇用了成千上万美国人的合法专利持有者造成严重伤害的后果”。因此,美国反NPE的法案最终会走向何方,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PAI的带头大哥David Kappos


美国那边厢反NPE和反反NPE的两派在国会斗法正斗得不亦乐乎,中国这边厢看热闹不怕事大,也没有闲着。虽说中国的专利申请数量早已超过美国,成了全球第一,但是中国专利的价值以及中国行政和司法体系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仍然和美国有不小的差距,所以很多人认为在中国实际上并没有什么NPE的活动空间。但是这也不妨碍我们的学术界和政府部门未雨绸缪,认真研究NPE对我国的产业竞争与创新的影响以及对策。

有些观点认为,为了防止NPE问题在中国的出现,我国需要保持“适度”的专利保护水平,要规制专利权的滥用。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中国的知识产权环境所面临的问题和美国完全不同,我国并没有对知识产权保护过度,因而需要担心NPE和知识产权滥用,恰恰相反,对知识产权的较弱的保护已经在严重影响中国企业自主创新的意愿和知识产权行业的健康发展。

因此我国在现阶段仍然需要继续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促进中国企业的创新。这就好像:邻居家的中年大叔因为营养摄入过多可能需要节食减肥,而我们才是正在发育长身体的少年,所以邻居的处方对我们并不一定适用,当然我们需要警惕将来不要重蹈邻居的覆辙,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依然是努力摄取营养,继续发育成长。

今年3月21日,联想宣布将花费1亿美元从美国NPE“恶人榜”排名12位的Unwired Planet手中收购21个关于移动通信的专利组合。消息宣布之后我看到某家专利事务所的专利代理人在微博上吐槽:联想去美国当土豪,为美国专利一掷千金,但是对中国专利代理人的费用却一压再压。

但是各位想过没有,这难道不正是中国专利价值太低,企业对在中国申请专利的期望不高,因此不愿投资保护创新的真实写照吗?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仅是专利代理人,专利信息检索分析、专利管理咨询、专利诉讼的相关从业人员的价值都无法得到真实体现。

现在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企业终于开始按照市场化的原理成立与运营专利公司和专利基金。而在我国民营经济比较发达的南方,据说中国本土的NPE也开始纷纷破土而出。这正是我国企业的专利意识不断深化,中国专利价值不断提高的有力证据。现在中国本土的NPE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萌芽状态,对此大可不必过于敏感,更不必过度警惕。中国的NPE将来或许会成为有效促进中国企业创新、点石成金的“精灵”也未可知。

最后让我(们)借用《冰雪奇缘》的主题曲,对中国的NPE的发展高歌一曲Let it go吧:Let it go!Let it go!Don't hold it back anymore…


我来啦!你们欢迎我吗?

(本文资料及配图如无注明均来自百度,谷歌和维基百科)


作者:任冷风吹

来源:专利这个圈

来自:优智博知识产权网


评论(0)

暂无评论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内容。

相关标签